<address id="brnxh"></address>

    <address id="brnxh"></address>
    <sub id="brnxh"></sub>

      <sub id="brnxh"></sub>

      <address id="brnxh"></address>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心跳

      時間:2020-08-02    來源:www.huaixiaoblog.com    作者:情殤一世寂無言  閱讀:

      留不盡的時光,便為永遠。我要用永遠也留不盡的時光來愛你。--題記。

      時間:車禍發生后一小時。

      地點:xx醫院手術室外走廊。

      “姐夫怎么還沒到?”小靜焦急的在走廊里走來走去,時不時的向電梯處張望兩眼。

      “哎呀。小靜,你別再轉了,我頭都被你轉暈了!”馨柯在走廊坐椅上嘟囔道。“姐夫他坐車趕到這得需要一個小時,再等等吧,估計姐夫現在比你還心急呢。畢竟,他是那么的愛熙姐。再說,急也不能改變什么阿,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等著吧。”

    1. “哎!”聽了馨柯的話,小靜只能不甘的坐在那里,望著手術室發呆。

      地點:和平大街xx出租車上。

      “師傅,麻煩您再快點行嗎?十萬火急阿!我趕著去救人呢。”一名少年坐在出租車上焦急地對司機說到。

      “小伙子,這已經很快了。再快就會被開罰單了。”司機不緩不慢的說。

      “好吧。師傅,您再快點吧,所有的罰單我出錢,還有,您別再等紅燈了,罰單還是我出。”那名少年急急的說到。

      聽到這句話,司機咧了咧嘴:“好嘞,走著。抓緊了。”

      終于,在歷經一小時二十分鐘后,天麒趕到了醫院。下車扔給司機錢,頭也不回的向醫院手術室跑去。

      “嗨,小伙子,找你錢。”司機還是不緊不慢的喊到,只是聲音稍大了一些而已。天麒沒理會他,直接沖向了二樓手術室。

      “姐夫,你終于來了。熙姐她……嗚嗚~”小靜第一時間發現了天麒,但話還沒有說完便哭了起來。馨柯也站了起來,剛張開嘴便被天麒打斷:“什么也別說了。護士,趕緊帶我去手術室。”

      在一旁坐著打盹的護士被他野蠻的拉了起來。“啊!你干嘛?好痛!快放手!鬼啊!”小護士睡的正香呢,卻被人給拎了起來,掙開眼便看見了一雙紅眼,以為撞鬼了。

      “趕緊的!帶我去手術室!”天麒沖她喊到,聲音比她的還大。護士被喊傻了,愣在了那里。

      “我是來為手術室里的人輸血的!”天麒解釋到。

      “哦。哦。好的。那你趕緊進來吧。”小護士終于清醒了,并偷偷看了他一眼。感覺:很陽剛。

      haiyawenxue

      將他帶進手術室,對主治醫生說:“主任,他就是那個適合患者血型的人。”主治醫生抬頭看了天麒一眼,對一旁的一名醫生說道:“給他驗血。”

      那名醫生剛要行動,卻被天麒打斷了:“不用那么麻煩了,沒有那么多時間,我直接為她輸血好了,我們兩個人的血型一樣,我們做過檢查的。”

      天麒沒有想到,當時凌熙一時的貪玩,拉著他去驗血,看看他們兩個的血型一樣嗎,也許有一天會用的著。這一天會真的來臨。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真的很準。結果顯示,兩個人的血型很少有,但可以互相輸給。

      醫生皺了皺眉:“好吧。立刻輸血。”

      天麒躺在另一個床上,望著毫無血色的凌熙,心里一陣陣絞痛!連輸血管什么時候扎進血管里的都沒有發現。

      望著紅艷的鮮血從自己體內流進凌熙體內,天麒竟感到陣陣滿足。

      半個小時后。天麒感到身體發虛,且伴有針扎似的疼痛!臉色開始發白。

      護士對主治醫生說:“主任,他身體里已缺少三分之一的鮮血了,再輸下去會有生命危險的。但適合患者血型的人還沒有找到。”

      主治醫生的眉毛又開始皺了起來。正在這時,躺在床上的天麒說話了:“醫生,她還需要血了嗎?”

      “需要,但醫院還是沒有適合她血型的血。”

      “那就繼續輸。”天麒說到。

      “但繼續輸下去你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護士在一旁快速說道。

      haiyawenxue

      天麒:“我只想知道,她,還需不需要被輸血?”

      主治醫生眉頭緊皺:“需要。”

      “那就繼續輸。”天麒說到,聲音有點發飄,但誰都可以聽出來,他的語氣很堅定。

      主治醫生:“不能再輸了,再輸你也會有危險的。”

      “上天既然讓我和她的血型一樣,那就注定我的血是為了她而流。繼續輸吧。她走了,我也活不下去的。”天麒淡淡的說到。

    2. 主治醫生又開始皺眉了:“她是你什么人?”

      天麒微笑道:“愛人。”

      “既然如此,那你等下。小李,去擬一份草書,他自愿為患者輸血,出了事他承擔一切責任。”主治醫生淡淡的道。

      “好的。”旁邊一個醫生快速拿出紙張寫道:本人自愿為患者輸血,出了事故,甘愿負一切責任。

      寫好后,那名醫生將其拿到天麒面前。天麒在上面簽了名,按了手印。

      主治醫生的眉頭舒開了:“繼續手術。”

      天麒躺在床上,感覺體內的鮮血在漸漸流失,身子越來越輕,同時越來越痛,仿佛有億萬根細針在身體里,血管內,狠狠地鉆來鉆去。冷汗漸漸爬滿他的身軀。天麒未吭一聲,只是幸福的看著凌熙,聽著她的心跳聲,依稀感覺到他們的心跳連在了一起。雙眼開始變得越來越沉重,所有的聲音都漸漸的消失了,只剩下了他們的心跳聲。雙眼越來越沉重了,身體上的疼痛似乎都沒有了。漸漸的,雙眼開始閉合,只是在閉合的瞬間,看到了醫生們摘掉了口罩,露出了笑臉。天麒知道,她活了過來。便幸福的閉上了雙眼。

      “主任!他…”護士哭了。

      主治醫生快步來到天麒身邊。探出手來放到天麒的鼻間和頸上。“呼吸開始消失,心跳開始減弱。立刻給他架上呼吸機!”主治醫生喊到。

      在場的所有醫生開始行動了起來,只有一個肥胖的醫生走到主治醫生身邊小聲說道:“主任,他們交的錢,不夠了。”

      主治醫生皺起眉頭,“啪!”給了他一巴掌。“大愛無疆!他的費用,我出了!”說完,淚落了下來。

      在場的人都哭了,包括那個胖子,可誰知道他是不是因為那巴掌打的他太疼了。誰也沒有注意到他。也都沒有理他。

      “主任,給他上了呼吸機,他的呼吸依舊沒有好轉,心跳還是若有若無的。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性命不保的。怎么辦?”

      主治醫生的眉頭皺個不停:“適合他們的血型還沒有找到?”

      “沒有呢。”護士擦了擦淚說到。

      haiyawenxue

      主治醫生嘆道:“聽天由命吧!看看老天是讓他生還是讓他死了。”

      誰也沒有注意到,凌熙流下一滴眼淚。

      “將他們送去高級病房吧。”主治醫生揮了揮手說。

      “姐夫他們怎么還沒有出來,都進去快一個小時了!”小靜還是在那轉來轉去的。

      “吱呀~”手術室的門開了。醫生出來了。

      “出來了出來了。醫生,醫生,我姐她怎么樣了?”小靜見醫生出來了,趕緊上前問道。

      主治醫生:“哦。女孩只要過了這段危險期,她就沒有性命危險了。只是,那男孩…”

      主治醫生又開始皺上了眉。小靜和馨柯聽到前半句話都開心的笑了。但后半句卻讓她們緊張了起來。

      “姐夫他怎么了?”

      “那男孩損失了二分之一的鮮血,現在已經陷入了深度休克當中,也許不會再次醒來。”主治醫生沒有辦法,只好實話實說了。

      “啊?!二分之一的血。姐夫,你怎么還是那么傻?少愛點熙姐又能怎樣?”小靜流著淚說到。馨柯也哭了。

      三天后。凌熙醒了。天麒還在休克中,她看了他一眼,又開始了沉睡。四天后,她又醒了。只是天麒的呼吸快要消失了。

      凌熙醒來第三天。醫生為她檢查后說:“凌熙,你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再過一個月就會康復了。”

      天麒看到醫生們摘下口罩笑時,他的意識便陷入了黑暗中。不知道過來多久,久到他快要沒有力氣支撐的時候,他想起來了他對凌熙的承諾,無論怎樣,都要等她五年。“不!我不能死。我要活著,最起碼活完這五年,我得等她,哪怕最后她真的不愛我了,我也要等。我不能死……”天麒的意識在黑暗里自言自語著。他就這樣,憑著這股信念,一直堅持著。

      忽然他的意識里傳來了一句話:“凌熙,你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再過一個月就會康復了。”

      他笑了,凌熙沒事了。他太累了,想要休息會。于是他便睡了。

      護士忽然發現天麒的呼吸停止,心跳停止。連忙告訴了醫生。醫生來到他的床前,為他檢查。然后嘆氣搖了搖頭。凌熙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她掙扎的爬到他的床上。哭喊道:“天麒,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別離開我,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再也不會了!我會好好的,你醒來啊!我答應嫁給你!你不是說了要五年以后娶我的嗎?我不要你等五年了,我現在就嫁給你!你醒醒啊!你醒醒…!”

      哭喊了一陣,凌熙望著天麒,用手撫摸著他漸漸變冷的臉龐。指著他的心臟哭著說:“老公,你不是說了嗎?它只為我而跳,沒有了我,它就不會跳了。現在我回來了,再也不會離開你了。你回來好嗎?讓我再摸一次你的心跳。你要是再不起來,我就下去陪你了。我不要一個人在這個世上,天黑了,沒有你,我該怎么辦?打雷了,沒有你,我該怎么辦?你不是說要照顧好我的么?你不是說把我交給別人你不放心嗎?你再不回來,我就去找別人了哦!你還不醒啊?我真的去了啊?”

      天麒剛剛睡下,意識里傳來了凌熙的哭聲,當他吃力的醒來,聽到凌熙的話時,他樂了。于是他便醒了。

      當凌熙的手要離開天麒的心臟時忽然感覺到它似乎跳了一下。她以為是錯覺,又把手放在了那里,“噗通”。確確實實是他的心在跳。過了一分鐘,他的心跳回來了,他猛的睜開雙眼,吃力的說:“你要是…去…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凌熙見他醒了,喜極而泣,連忙搖頭說道:“恩恩!你放心吧,我這輩子都是你的,我不會離開你了!你甩都甩不掉了!”凌熙說完后,天麒又閉上了眼睛。凌熙一下子又慌了,搖晃著他:“老公,你怎么了?你別嚇我!我真的不去啊!嗚嗚~”“累…睡…”天麒吃力的說道,接著又閉上了眼睛。“恩恩!你睡吧老公。晚安。我等你醒來。”凌熙擦干眼淚,坐在他的身邊,看著他傻傻的笑著。那時,太陽才剛剛升起。

      下輩子,我要做你的心臟,我不跳了,你就得死。--后記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