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rnxh"></address>

    <address id="brnxh"></address>
    <sub id="brnxh"></sub>

      <sub id="brnxh"></sub>

      <address id="brnxh"></address>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無可交織的時空(第一季)

      時間:2020-07-12    來源:www.huaixiaoblog.com    作者:蔡弈文  閱讀: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的心是一潭死水。現在,他心已經不再是死水,而是死灰了。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他用他的理性俯視著周圍的一切。他有很好的自制力,總是做最有利于自己的打算,并且一旦做出決定,就會堅決執行。所以,他在別人眼里是個優秀的人,優秀得有些不近人情。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從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存在不同的時空,它們彼此交錯,但是轉瞬即分道揚鑣。唯一交疊的,只是一周一天的短暫時光。

      在遇到她之前,洛慕的生活不是現在這樣——在每一個寧靜的清晨逃離寢室,等到夜深人靜,他才再次在宿舍樓下出現。朋友常說,好像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但是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他并沒有走,只是不想出現了。他不愿相信任何東西了,只是每天機械地做著該做的事情。他不敢閑下來,因為一旦無事可做,他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回憶的漩渦,讓那些塵封的往事一次又一次折磨他那傷痕累累的內心。

    1. 也許,忘記是最好的事情吧。但那又如何忘記呢?洛慕害怕睡覺,因為他睡覺之前早已平復的心,會在醒來是再次滴血。睡眠讓他放松警惕,讓他內心深處的脆弱徹底暴露在他的面前。

      她,就是紫雨。如果讓他重新選一次,他還是會選擇遇見她。也許他是對的,人生苦短,有時候酣暢淋漓地醉一場,會比一直單調地活著好得多。

      (一)

      那就讓我們回到洛慕遇見紫雨之前的時光吧,他們的故事到底是怎樣的開始的呢?

      此時的洛慕,是一個剛進入大學的大一學生。時值冬末春初,洛慕經過一學期的生活,已經失去對大學的新鮮感。他不再追逐大學里那些形形色色的社團,也不去幻想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他只想學習,拼命地學習。他對他向往的專業有一種執著的熱愛,于是,他把學習當做是一種娛樂。大一寒假,他回了家,但他的作息依然沒有變,做的事情也沒有變化。他不對其他東西有什么好奇,也不認為,生活中還有什么值得他追求的東西。

      只是,有時候,他會感覺疲憊,那是一種整天坐在電腦前,關在鋼筋混凝土的屋內產生的厭倦。厭倦感有時十分強烈,讓他喘不過氣來。

      終于在三月中旬的一個星期四的傍晚,洛慕走出了狹小的寢室,在被落日余暉染紅的校園里漫無目的地踱步。耳邊傳來鳥的鳴叫,那叫聲有些凌亂,但很和諧。湖邊的水映著天上的晚霞,在小橋邊流入一條小溪,小溪里水聲淙淙。溪邊的桃花已經快要凋謝,在風中不斷飄下幾片紅絮,落在小溪里,隨著溪水流向誰也不知道的地方。

      洛慕心情十分暢快,他覺得一身輕松。在這里,所有非自然的東西暫時不存在,他都可以把它們丟在一邊,唯獨存在的,是他,和這幽靜的風景

      他向溪邊一條鮮有人涉足的小路上走去,想進遠離人煙,走到樹林的深處去。這時,他感到背后有人拍了一下,轉過身,看見好朋友向陽抱著籃球向他微笑:“洛慕,在干嘛呢?一個人挺悶的吧,過來和我們一起打球吧。”洛慕看了看向陽,尷尬地笑了笑:“不了,我還有事情要做,下次吧。”“就知道你事多,那你去忙吧,下次一起吃飯啊。”向陽說完就拍著籃球跑向另一個方向。

      向陽是一個很開朗的人,在校學生會任職,喜歡各種社交。他的性格與洛慕迥然不同,但卻是洛慕最好的朋友。他們無話不談,住在相鄰的寢室,平時經常一起出門娛樂。他們快樂時一起分享,難過時也互相傾訴、互相安慰。他們是很好的兄弟。

      洛慕現在不想打球,只是因為他希望安靜地享受自然的靜謐。于是,他繼續向那條小路走過去。洛慕隱隱約約地感覺,小路的那頭,有更加美麗的風景等著他。

      漸漸走向樹林的深處,低沉的哭泣聲隱隱傳來,那聲音清澈、平緩,透著一種難以抹去的哀傷。洛慕加快了腳步,在小路的盡頭,看見一個哭得梨花帶雨的女生坐在花壇邊。

      這是洛慕和紫雨的第一次相遇,很難想象,會是以這樣的方式。

      haiyawenxue

      洛慕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不知所措,只能呆呆地站在花壇的不遠處,看著這個流淚的女生。他不知道是應該上去安慰還是轉身離開。

      “你怎么又回來了?!”那個女生突然說話,把洛慕嚇了一跳。

      “你說……什么?”洛慕語無倫次,心想,我可是從沒見過她呀。

      那女生止住哭泣,伸手擦了擦連上的淚珠,仔細地盯著洛慕看。洛慕被她看得很不自然,只好避開她的目光,看向別處。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那女生輕輕地說。

      洛慕這才看向她,仔細打量了一眼。只見她身著白色襯衫和牛仔褲,滿頭長發自然地披散在耳邊,眉目間透著清新脫俗的美麗。眼睛雖然紅紅的,但別有韻味,似含著露水。她雙手抱著腿坐在花壇邊的石臺上,給人一種柔弱的感覺。

      洛慕看了半晌,最終開口說道:“你一個人在這兒哭,有什么傷心的事嗎?可以和我說說嗎?”那女生一言不發地低下頭去,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沒什么,我的私事。我一個人靜靜就行。”

      洛慕走到她旁邊,也在花壇邊的石臺上坐了下來。他被自己的動作嚇了一跳,心里亂成一團:怎么回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說她想一個人靜靜,可我為什么還會坐在她旁邊?洛慕想要起身離去,但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

      “沒有什么事是過不去的,你要清楚。有時候,一個人過于關注一件事,就會錯失許多身邊的美麗。就好像現在,這里的風景多么幽靜,夕陽、落花、樹木、鳥鳴,仿佛讓我來到另一個世界。然而這一切,你都沒有注意到呢。”洛慕幽幽地說,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說出這樣的話。

      她靜靜地聽著,抬起頭,環顧四周,又呆呆地望向他。洛慕沒有看她,他只是盯著面前的一棵樹出神。

      “我知道你說的意思,但那是因為你的心中什么都沒有。沒有煩惱,沒有回憶。所以,你看到的東西是那么潔凈。我不同,你說的美我沒有心情欣賞,因為我現在很痛苦。”她小聲地說,像是對洛慕,也像對她自己。

      haiyawenxue

      “人要一直向前看,永遠相信明天是美好的一天。畢竟,一切皆流,沒有人可以再回頭了。”洛慕依舊看著那棵樹,說話的語氣帶著一絲溫暖的味道。

      她停止了哭泣,沉默許久,變得安靜。

      “你看,安靜地坐在這里多好。你有什么傷心事,可以和我說說嗎?”洛慕說。

      “不行。”

      ……

    2. 他們竟然這樣聊開了。從后面的談話中,他才得知,她叫紫雨,也是大一的學生。不論他們聊什么,紫雨總是對自己哭泣的原因避而不提,洛慕也沒有追問。就這樣,不知不覺,天完全黑了下去,樹林的小徑邊亮起了昏暗的路燈。月亮升至中天,花壇中的葉子上凝起了晶瑩的露珠。

      他們沉默了一陣了,紫雨看了看時間,輕輕說道:“時間不早了,是時候回去了。無論如何,謝謝你的安慰和開導。我每天都在這里的。”她臉上泛起一絲微笑。

      洛慕和紫雨并肩走在了回去的小徑上。

      ……

      回到寢室,洛慕立刻受到了室友的詰問,他失蹤了一個晚上,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洛慕辯稱自己是出去學習了,可是沒有人相信,因為他的書包還放在自己的桌上。

      (二)

      洛慕的失常,是從第二天開始的。他清晨醒來就無精打采,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室友們都看出了他的變化,問他是否生病了,但他都予以否認。洛慕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習慣性地認為自己沒事,強迫自己進入一天忙碌的學習中。還好這天是周五,洛慕的課不算太多。

      終于到了星期五的傍晚,洛慕疲憊地回到寢室。他默默地站在室外的陽臺上,對著樓邊的山林發呆。“洛慕!”身后傳來一聲輕快的呼喚,他轉過身,看見向陽笑嘻嘻地看著他。“今晚團委那邊放電影,我們一塊去吧。”向陽笑著說。平常這個時候,洛慕真的會去,這是辛苦一周來僅有的放松,但是今天,他卻莫名其妙地沒有心情。“我就不去了吧,今天身體有些不舒服。”洛慕說。向陽走過來,仔細看他的臉色:“你沒事吧,是不是生病了?”洛慕連忙解釋:“我沒事,可能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行。”向陽又關心地問了幾句,見他沒事,就匆匆離去。

      洛慕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說,此時的他精神狀態很不正常,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回想起昨夜紫雨臨別時說過的那句話“我每天都在這里的”,忽然,他情不自禁地向外走去。

      小溪的水依然緩緩地、靜靜地流淌,水畔的花還是如昨天一樣,隨風飄落。夕陽依舊染紅西方的天際,給大地上的一切披上一層紅衣。洛慕沒有駐足欣賞,他步履匆匆,徑直向那條溪邊的小路走去。

      小路上一如既往地安靜,洛慕凝神細聽,除了鳥鳴和蟲鳴之外,什么聲音也沒有。小路的盡頭,洛慕向那個花壇望去,一陣莫名的失望涌上心頭。花壇邊空空如也,只有幾片落下的綠葉。“我每天都在這里的。”洛慕耳邊仿佛聽到了這句話。然而,眼前的景象卻似給了他當頭一棒,把他拉回了現實。“也許只是她現在還沒來吧。”洛慕心里想著。他在花壇邊躺下,閉上雙眼。

      他漸漸進入夢鄉,也許經過一天的忙碌,他太累了,而這個清幽的環境又卸下他身上一切沉重的包袱。總之,他一個人躺在花壇邊睡著了。從黃昏一直到路燈亮起,再到花葉上凝聚了露珠,小路上總是靜悄悄的,只剩下夜鶯在無盡的黑夜里鳴叫。

      洛慕終于醒來,下意識地看向四周,一切還是睡前那樣的安靜,只有路燈發出昏暗的白光。他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了,他掙扎著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紫雨依舊沒有出現,如果出現,她一定會叫醒他。洛慕心情低落,怔怔地站在花壇邊出神。

      他一個人走回了宿舍。因為是星期五,室友都還沒有睡覺,他們正在討論今晚團委放的電影。“洛慕,你去哪兒了?今天的電影你錯過了真可惜。”洛慕沒什么感覺,只是默默走去洗漱。

      夜深了,洛慕一個人躺在床上,心里空空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想知道。一個人花費一個晚上去做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換在以前,他是不會這么做的,浪費時間是一種罪過,因為時間對他來說太珍貴了。

      haiyawenxue

      (三)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洛慕處在茫然的狀態中。有時候上課聽著聽著就會走神,寫作業寫著寫著突然不知在寫什么。每天傍晚,他都會走上那條杳無人跡的小路,坐在花壇邊待上幾個小時,什么事也不做。“洛慕哪去了?怎么總不見他?”身邊的朋友發現了不對勁,但洛慕不顧他人的議論,依舊我行我素。

      時間轉眼又到了星期四的傍晚。

      這天天空陰沉沉的,一改往日的晴朗。洛慕吃過晚飯,又只身一人走上了那條小路。西邊的天空不再有夕陽西下的景象,鳥兒似乎也被沉悶的天氣影響,不再發出清脆的鳴叫。花壇在樹林的籠罩下顯得暗淡。

      洛慕已經不抱希望了,他不認為紫雨還會再次出現。那次的相遇就像是一個夢境,夢醒無痕,再也找不到夢里的蹤跡。也許,這里的風景才是他到來的唯一理由吧,至少洛慕是這么想的。他在花壇邊坐下,依舊盯著那棵老樹出神。

      “洛慕——”他耳邊傳來一聲嬌滴滴的互換。洛慕轉過身來,看見一個身穿紫色長裙的女孩站在小路的盡頭看著他。洛慕不敢相信,他揉了揉眼睛。這回他才確定,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上周坐在這里哭泣的女孩——紫雨。此時的紫雨完全沒有上周的憂郁氣質,她微笑著看向洛慕,仿佛來赴一場期待已久的約定。

      “紫雨,你來了。”洛慕見到她,原本茫然的心突然變得開心,像是久別后的重逢。

      紫雨臉上依然泛著微笑,但一種淡淡的擔憂若隱若現。

      “你在這里等了多久?”她的語氣中帶著一絲關切。

      “一個星期,原本以為你會來。”洛慕淡淡地說。

      “你為什么等這么久?是等我嗎?”紫雨又問。

      “這……其實,這里的風景很好,很幽靜……”洛慕有些語無倫次了。

      紫雨沒有再說什么,她默默地走向花壇,坐在洛慕身旁。這時,原本陰暗的天空飄下絲絲細雨,雨滴打在他們身上,絲絲涼意撲面而來。

      “走,我們去那邊屋檐下避避雨。”紫雨不由分說,拉起洛慕的手向小路跑去。洛慕一時踉蹌,險些跌倒,但很快跟上了紫雨的步伐。

      雨越下越大,不到半分鐘,豆大的雨點就如斷線的珍珠一般落了下來。天完全黑了,在無邊的雨夜里,紫雨和洛慕就這樣拉在一起,奔跑在學校的大路上,頻頻引來路人的目光。

      他們終于來到一處屋檐下,這是學校的醫務中心,現在已經關門,但門沒有鎖,里面還亮著燈。他們走進去,在等候室的桌前坐下,大口大口地喘氣。雨點噼里啪啦地敲打著窗子,洛慕看向窗外,一切樹木花草都在雨水的沖刷下變得有些無力。

      “為什么拉我來這里?”洛慕看向紫雨,滿是好奇。

      “因為這里安靜,就像晴天的花壇,不會有人打擾到它的靜謐。”紫雨站起,走到窗邊,看著漫天的大雨。半晌,她回過頭,借著屋內昏暗的燈光,注視洛慕:“我今天聽到了一些你的情況,所以趕過去。聽說你一個星期無精打采,每一個晚上都在那里度過。”

      洛慕怔了怔,緩緩說道:“你說過,你每天都在那里……”說著又止住了,他感到有些難為情。紫雨面帶憂慮,繼續看著窗外的大雨:“那天我是說了這句話,但其實,我只有星期四才會在那里。”

      “那你為什么說是每天呢?”洛慕疑惑不解。

      紫雨沒有回答,而是從窗前回到桌前坐下。過了一會,她才開口:“星期四,只是你們七天中最普通不過的一天,但對我來說,它就是我的全部生命。”

      “全部生命?”洛慕更加不解了。

      “是的,你相信嗎?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時空,這些時空里分別有不同的人。絕大多數人生活在最大的連續時空里,在你們的時空,一個星期有七天。但是,還有一些人只能在七天中的一天出現,就像我。”

      “七天中的一天?也就是說,過完星期一,還是星期一?”洛慕眼中透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是的,可以這樣理解。就像我,我的時空在星期四,那么我每天醒來都是星期四。你相信嗎?對你來說一個星期前的相見,對我來說就在昨天。我睡了一覺,然后又見到了你。”紫雨看著洛慕,表情嚴肅,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聽到這樣的說法,洛慕一時不敢相信。這與他原本的世界觀相差太遠了,如此神奇的事情,像極了科幻小說里的世界。但聽紫雨的語氣,好像她并不在說謊。也許,也許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事?可是,……

      洛慕陷入了更深的沉思之中,直到紫雨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洛慕,你怎么了?還好吧?”洛慕抬起頭,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對周圍的世界有些陌生。

      “我還是不敢相信你的話。”洛慕幽幽地說。紫雨笑了笑,絲毫沒有半點苦惱的樣子:“你不敢相信,說明你聽進去了,這一點已經很不容易。我不強求你相信,因為任何人聽到這番話大概都不會相信的。你能聽我說,我就已經很感動了。請不要把我說的話告訴別人,好嗎?”

      洛慕也向她笑了笑,讓她放心,他絕對不會說出去。

      他們開始聊一些輕松的話題,從學習聊到電影,再從電影聊到小吃、音樂等等。時光轉瞬即逝,窗外的雨也漸漸停了下來。

      紫雨看了看手表,時間已經離午夜十二點很近。她臉上又浮現出憂郁的神情,低聲對洛慕說:“洛慕,我要走了,我們的時空馬上就要分道揚鑣,過了十二點,我就會消失在你的時空里。不過你放心,下個星期四,我們又會相見在這個交錯的時空里。對于我來說,那就是明天的事。”

      洛慕眼里閃過一絲不舍,他說:“如果真的要到下個星期四,那我還是在花壇邊等你。”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他們并肩走出幽暗的等候室,遠處傳來了午夜零點的鐘聲。

      就在洛慕回頭的瞬間,周圍儼然不見了紫雨的身影。“紫雨——紫雨——”洛慕連喊了幾聲,可是四周一片寂靜。

      夜晚的風吹在洛慕的臉上,雨后萬物格外清新,空氣中有潮濕的氣味飄來。洛慕拍了一下自己,確定自己沒有做夢,一切都是那么真實,但剛剛發生的一切又多像一場夢呀,是、那么虛幻,那么縹緲,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

      此后的一周,洛慕仿佛丟了魂一樣。

      有時候一個人在路上走著,他會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望一望四周,才發現自己走過想去的地方。有時,洛慕甚至聽不見朋友喊他的名字,往往直到被從背后拍一下,才反應過來。他有時候忘記吃飯,忘記上課,終日坐在書桌前,目光呆滯。

      他對他所經歷的一切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議,他不相信自己出現了幻覺,又對不同時空的交錯之說感到荒誕。不論如何,這些都極大程度上沖擊了他那原本完整的世界觀。

      時間又一次到達了星期四。

      洛慕在緊張和期待中度過了一個漫長的白天,他知道,今天又將是與紫雨相見的日子。現在,他已經不知不覺相信了紫雨的話。

      那個黃昏,天空中萬里無云,夕陽發出血一樣的光染紅西方天際。洛慕早早來到了那個寂寞小路盡頭的花壇邊,他看著暗紅的天空,心情很舒暢。因為早已和紫雨有了約定,他相信她一定會來。

      “洛慕。”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洛慕轉身,只見紫雨身著淡黃色襯衫和白褲,俏生生地站在小路上。“你來得好早啊!”紫雨笑著說,聲如銀鈴。

      “我其實才來,剛剛看了一會風景,你就來了。”洛慕有些害羞,他把目光從紫雨身上移開。

      紫雨也不再多說什么,她走到洛慕身旁坐下。“你今天的衣服好漂亮。”洛慕的臉有些紅暈。紫雨抿嘴一笑,對洛慕嗔道:“那你為什么每天都穿相同的衣服呢?”洛慕尷尬地笑了:“我從來不關心自己穿什么衣服,因為沒有人會注意我。”

      紫雨收起笑容,側過頭看向洛慕:“又聽說你又萎靡不振了一周,看來我不該在你面前消失……”洛慕聽了,心里不是滋味,他緩緩說道:“你不必自責,我心甘情愿這樣。有一些事情,知道總比不知道要好,知道你說得是真的,知道世界原來這么奇妙,這就夠了。如果一直蒙在鼓里,永遠只知道屬于自己的世界,那生命是多么沒有意義。”說完,他臉上浮現出認真的深情。

      “也許是吧。”紫雨低聲說,她話鋒一轉,“說了這么久,我都感覺有些餓了,我還沒有吃晚飯呢。”她一臉撒嬌地盯著洛慕。

      “我也沒吃,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吧。學校門口有一個沙縣小吃聽說很好。”洛慕說。

      “好啊,那我們馬上去。”紫雨高興地站起,拉著洛慕向小徑走去。

      他們并肩走在校園的小道上,引來很多同學的目光。大家都驚詫,學校怎么還有這么漂亮的女生,他們好像從未見過。他們走著走著,就聽到前面傳來向陽的聲音:“洛慕——”洛慕看去,見向陽和另外幾個朋友迎面走來。他們向洛慕揮手,洛慕也向他們揮揮手,又點了點頭。向陽微笑地看著紫雨,眼神里有一絲驚訝,但他們沒有再說一句話,就與洛慕和紫雨擦肩而過。

      天漸漸黑了,夜晚的校園空氣清新。洛慕和紫雨站在校門口,看著門外川流不息的現代都市景象。霓虹燈閃爍著絢爛卻詭異的光芒,馬路上車來車往。街邊,一家家店鋪迎來了夜晚客流高峰期,飯店里更是人頭攢動、燈紅酒綠。遠處傳來節奏感十足的音樂聲。這里的感覺太不一樣了,與小徑花壇的清幽迥然不同,到處是充滿虛浮的熱鬧。

      走在這條喧鬧的街上,更顯出洛慕和紫雨兩人的孤獨。這是一種“遺世的孤獨”,他們身邊,沒有高聲談笑的朋友,也沒有殷勤接待的服務員。僅有的,是他們彼此,就這樣手拉著手,走著,似乎一場永無終點的旅程。他們不屬于這里,不屬于燈紅酒綠的都市,不屬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們只是匆匆的過客,完全被排除在這喧囂之外。

      紫雨下意識地握緊了洛慕的手。

      洛慕看著周邊的人流,說道:“這就是大都市的繁華如夢呀,有時候,真的想要逃離現代文明,它太浮躁了。難道像這樣的城市里真的沒有一片安靜的土地嗎?”

      紫雨也看了看周圍的景象,反駁道:“怎么會沒有?我們學校里的那條小路,還有很多其他的地方。當我們身處清幽之地,就可以忘了自己還在城市里,閃爍的霓虹和擁擠的人群對我們來說不存在。”紫雨的話讓洛慕想起一句詩,“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萬山中”,本來是寫蘇州園林的,但他一直認為其中的玄妙不止于此。

      紫雨繼續說:“我就知道,這座城市里有一個滿是綠草和鮮花的公園,有很多人工作累了,就帶著帳篷或者桌布,到那里安靜地待上一天。那里沒有喧鬧,只有鳥兒的歌唱和蜜蜂的飛舞。”

      “真的?我想去看看。”洛慕眼里滿是向往。

      “好啊,如果你愿意,下個星期四,我們下午見。”紫雨笑了,笑得很開心。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他們終于到達了沙縣小吃店。

      紫雨叫了一籠熱騰騰的燒麥,洛慕則點了一份米凍皮。“你怎么吃這么少?”紫雨問洛慕。“我沒什么食欲。”洛慕說。

      這時,紫雨目光一沉,臉色變得很難看。洛慕忙問:“怎么了?”紫雨壓低聲音,湊在他耳邊說:“剛剛進店的那個男生,我不想讓他認出我。你坐過來一點,幫我擋一下。”

      洛慕聞言,立刻向紫雨那邊靠了靠。

      但是耳邊還是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紫雨,又見面了。”

      洛慕抬起頭,看見一個長相平平但頭型帥氣的男生站在他們桌前。那男生身著黑色短袖,神色中帶著一種略帶嘲諷的微笑,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們。

      “喲,這才幾天呀,又有新歡啦。看來你果然是個渣女。”那男生的聲音陰陽怪氣。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已經說過了,我們沒有半點瓜葛,日后相見,就是陌生人。”紫雨的語氣冷若冰霜。

      “是啊,我可以不管你,但你不可以再禍害其他人了。”那個男生的目光轉向洛慕,“同學,你不要被她騙了,我告訴你,她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渣女。”

      洛慕怔住了,但他很快反應過來。只見洛慕伸出手,一把把紫雨抱在懷里,紫雨也主動把自己的頭貼到洛慕胸口。做完這一切,洛慕冷冷地對那個男生說道說:“不管你怎么說,她都是個好女孩。我愛她,不允許任何人污蔑她。”

      只見那個男生眼中流露出一絲悲傷,但那種表情轉瞬即逝。他一臉嫌棄地說:“好吧,你不相信我,那你就和她在一起吧。總有一天,你會發現,她不是你想象的樣子。”說完,他轉身離去。

      洛慕在他走后,愣了很久。紫雨一直躺在洛慕懷里,像是睡著了。此時的氣氛凝固了,他們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心跳。

      洛慕把紫雨從自己身上扶了起來,看見紫雨臉上滿是淚花。她哭得梨花帶雨,一如洛慕初見紫雨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紫雨沒有像上次一樣在洛慕面前止住哭泣。

      洛慕伸手,用袖子給紫雨擦了擦眼淚:“別哭了,既然事情已經結束,就不要去想了。”紫雨伸出雙手抱緊洛慕,帶著哭腔低聲說道:“你說你愛我,是不是真的?”

      洛慕被突如其來的質問驚得面容失色。

      空氣仿佛凝固了,只聽見“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是真的,從看見你的那一天起。”洛慕說完,長舒了一口氣,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他們手挽著手,走出了小吃店。時間不早了,那條街頭的人流稀疏了很多。此時的城市,呈現出另一番奇異的景象:霓虹燈依然在亮,但曾伴隨它響起的人流聲卻偃旗息鼓。略顯空闊的街上,傳來悠揚的音樂聲。路上有時會傳來汽車沙啞的鳴笛。此外,就只剩下昏黃的路燈和耳畔的風聲。

      他們倆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最后,他們在路邊一張寂寞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洛慕問:“我們在一起了嗎?”紫雨說:“是的。”

      洛慕似笑非笑:“我怎么感覺,一切都像在做夢?”紫雨淡淡地說:“我也是。”

      “你和他,是,怎么分的?”洛慕輕輕地問,語氣中滿是猶豫,他多么害怕傷害她,給她傷痕累累的心又一次打擊。

      “我們輸給了無盡的時間和無盡的空間。”紫雨說,語氣中滿是傷感,“我們的時空相差得太遠了,準確地說,是我與你們。”

      “當初的海誓山盟,到頭來,全都敗給了遙遠的時空。”

      “你說你從看見我的第一天起,就愛了。我何嘗不是如此?那天,你坐在我的身邊,我能感覺到你理解我,你和我向往同樣的東西。但是,我真的怕……”

      “別說了,”洛慕連忙打斷,“就算時空再遙遠,那也是你對于我的遙遠,絕不是我對你的。你在七天中只出現在一天,那我就用剩下的六天準備與你的相見。你每天醒來,都會看見我,看見一個全新的我出現在你的面前。”洛慕說得很堅定,像是在發出至死不渝的誓言。

      紫雨笑了,她笑得很甜蜜。她面向洛慕,張開雙臂。“洛慕,抱緊我。”她說得很輕柔,像是祈求,又像是許愿。

      他們緊緊相擁在一起了。街上變得出奇得寂靜,昏暗的路燈像是許愿的蠟燭,發出暗淡但飽含希望的光。

      “十二點的鐘聲馬上就要敲響了,洛慕。答應我,別松手,你要一直抱著我,直到我消失。”紫雨把頭埋在洛慕懷里,對著他的心口說道。

      “好,我一定。六天以后,我們又會相見了,對你來說,那就是明天的事。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一起去那個開滿鮮花的公園。到時候,我就在這條長椅上等你。”

      “一言為定。”紫雨堅定地說。

      洛慕閉上雙眼,他感受到紫雨的身軀一點一點在他的懷抱里消失。他緊緊抱住紫雨,絲毫不敢松手,他多想把紫雨留在他自己的時空中啊。可是,紫雨的重量片刻之間就消失在無邊的黑夜里,洛慕睜開雙眼,長椅上只剩下他一個人。街上已經鮮有人跡,連來往匆匆的車輛也銷聲匿跡。

      洛慕一個人走在街上,與街邊的路燈為伴。學校里漆黑一片,宿舍樓也只剩下幾處零星的燈火。那條白日里幽靜的小溪,現在則顯得陰森。夜風吹來,溪邊有重重的殘影。月光灑在溪水中,被打碎成稀稀落落的線條。

      他回到寢室,室友還在高聲討論學習上的問題。他沒有像往常一樣參與他們的討論,而是直接躺在床上。洛慕有強烈的感覺,他并不屬于這里。

      (五)

      又是一個,沒有紫雨的星期。時光在此時陷入蠻荒,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過這漫漫六天的。他一直把自己鎖在室內,拼命地強迫自己寫作業,然而,他無心做任何事,頻繁地錯過各種截止期限,掛掉一次又一次隨堂測驗。洛慕知道,自己的行為非常不對,但他無力改變。他曾讓朋友們監督他學習,但朋友們很快感到無能為力。洛慕陷得太深了,他的理性告訴他,他不能這樣,但此時,他的感性摧毀了他的理性,讓他無可奈何。

      周三的早上,洛慕的寢室外傳來陣陣敲門聲。洛慕迷蒙著雙眼,打開門,只見向陽抱著籃球,笑盈盈地站在門外。“洛慕,看你萎靡不振快一星期了。今天早上沒課吧,走,我們一起打籃球去。”洛慕似要推辭,但向陽不由分說,一把拉住洛慕就往外走。

      清晨的陽光溫和地照在大地上,也照在洛慕和向陽的身上。他們頂著晨風,向操場走去。一路上,他們很安靜,仿佛認真聽著周圍樹上的鳥鳴。

      向陽首先說話了,他關切地問:“洛慕,你最近成天唉聲嘆氣,到底怎么了?”

      洛慕愣了片刻,嘆了一口氣:“最近,我可能要出大亂子了。”

      向陽轉頭看向洛慕:“什么大亂子?說來我也可以幫你看看呀。”

      洛慕搖搖頭,沮喪地說:“唉,算了,不說了。”

      向陽也沒多問,他們已經到了球場。球場上已經聚集了一些人,他們很快完成了分組,開始對戰。洛慕看著滿場跑來跑去的人,腦海中眩暈一片,腿腳像灌了鉛一樣,行動遲緩。半個小時下來,洛慕連碰都沒有碰過球一下。他有些苦惱,正走神間,只聽向陽一聲大喊:“洛慕——小心!”瞬間,洛慕感到了鉆心的疼痛,籃球砸中了洛慕的后腦,洛慕只感到“嗡”的一聲,就失去了知覺。

      ……

      不知過了多久,洛慕睜開雙眼,只感到面前天旋地轉。他努力定了定神,看見自己坐在一張雪白的床上,屋里亮著白色的燈光。洛慕下意識地看向窗外,只見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幾盞路燈發出昏暗的光。耳邊傳來向陽的聲音:“洛慕,你醒啦。”“這是哪?現在是幾點了?”洛慕虛弱地問。“這是學校的醫療中心,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昨天早上你被籃球昏過去了,后來我們叫救護車把你送去了醫院。確定了沒事之后,你又被送回了學校。今天是星期四,現在快十一點了。”

      “什么?星期四?”洛慕不由一驚,顧不得身體虛弱,掀起被子翻身下床,二話不說就向外面飛奔而去。向陽被他這一舉動嚇壞了,連忙大喊:“洛慕——洛慕——你去哪?”可是四下早已不見了洛慕的身影。

      洛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會有這樣的速度,他的身體虛弱至極,但是跑起來依然似一陣風。他跑過空無一人的校園小道,來到小溪邊。溪水依然靜靜地流,仿佛從未有人打擾它的靜謐。晴朗的夜色泛起絲絲寒意,所有的一切披上一層白色的霜衣,在月光的映照下銀光閃閃。草坪周圍昏暗的樹木十分幽靜,燈光讓一切都亦真亦幻。

      洛慕跑到花壇邊,感到莫名的失望,那里空無一人。

      在哪?洛慕想起了上個星期他們臨別時說過的話——“我就在這條長椅上等你。”他立即調轉方向,向校門之外跑去。

      霓虹燈閃爍的街邊,冷冷清清。耳畔只剩偶爾經過的汽車呼嘯。洛慕向路前進的方向望去,那條路就像一條通往神秘世界的隧道,一直延伸,直到消失在漆黑一片的天空里。

      洛慕終于到達了那條約定的長椅。此時的長椅,空空如也,只有路燈發出的白光照在上面,在地上投出淡黑的陰影。洛慕實在體力不支了,他無力地癱倒在長椅上,大口地喘息著。他的大腦一片空白,竟然以這樣的方式,錯過了與紫雨的約定。

      漫無目的地漫步在長街邊,此時已經接近零點,他對紫雨的出現不抱希望。

      他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身體支撐不了自己的重量,搖搖欲墜。他暈頭轉向地走向街心,忽然聽到一聲刺耳的鳴笛,嚇得跌倒在地上,隨之腿上傳來鉆心的疼痛。

      ……

      洛慕又暈了過去,他感到世上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冥冥中,有一個清脆的聲音在他耳邊回蕩——“洛慕——洛慕——你是怎么了?不要嚇我呀!”洛慕幾經掙扎,終于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一張模糊的臉龐逐漸清晰了起來,是紫雨,真的是紫雨。只見紫雨的臉上滿是淚花,面色蒼白憔悴,恍惚中,有動人心魄的美麗。洛慕伸手,幫紫雨擦了擦眼淚,輕輕把她攬在懷里,柔聲安慰道:“別哭了,別哭了。你看,我現在好好的,不是嗎?”紫雨止住哭泣,雙手捧起洛慕的臉頰:“你怎么這么傻?剛剛出院又瘋跑,萬一……”她頓住了,不敢說下去。洛慕無奈地笑了笑,也不回答,過了一會,才又幽幽地說:“我睡了一個星期嗎?今天——是不是——星期四?”紫雨面轉憂郁:“你只睡了一天,今天是星期五。我今天一醒,就發現時空出現了錯亂,今天是星期五。我想,你等不到我,應該會很心急的。沒想到,你出了這樣的事。”紫雨說著,眼圈又紅了起來。

      “咳——咳——”幾聲清脆的咳嗽打破了周遭的靜謐,洛慕這才開始注意所處的環境。他們此時正在醫院的房間里,窗外已經漆黑一片,朦朧的路燈把樹枝的影子映在窗臺上,屋內的燈光很亮,整個病房里,只有洛慕的一張病床。向陽站在病房門口,正凝望著他們倆。

      他們連忙松開了彼此接觸的肢體。

      “嗯,那個,我簡單說幾句吧。洛慕,你現在輕度骨折,傷勢并不深,可是那天籃球的撞擊讓你的腦部出現了一些損傷,所以你感覺到眩暈,當時你迷迷糊糊走上車道,才被車撞了。剛剛我去問了醫生,不要緊的,修養一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向陽用冷靜又充滿活力的聲音說。

      “謝謝你了,向陽。兩次都是你在照顧我,我不真知道怎么報答你才好。”洛慕的話中充滿愧疚。

      “唉,你這么說就見外了啊。我們多好的兄弟啊。行了,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們繼續聊。拜拜。”向陽向洛慕和紫雨揮了揮手,就轉身走出門去。

      屋內又剩下洛慕和紫雨兩個人相對而坐,遠處傳來陣陣蛩鳴。

      紫雨又拿起洛慕的手,放在自己懷里,她滿臉憂郁地說:“洛慕,我真的好害怕,……”

      “別說了,”洛慕打斷她的話,語氣中帶著堅決“我在這里,好好的。而且我向你保證,不論你何時出現,出現在何處,我都會立刻趕過去與你相見,即使你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紫雨把頭靠在洛慕肩上,低聲說道:“最近,我的時空發生異常越來越頻了。以前幾年都不會有一次,可是現在,三個月內變化了兩次。這就說明我們的時空相差得越來越遠,我真怕有一天,我會徹底消失在你的時空里,像一顆耀眼的流星劃過天際,然后,消失在無邊的黑夜里。”

      洛慕沉默了,他閉上雙眼。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此時的他,在心中默念著一句話:“紫雨,如果那樣的事情發生,你還會記得我嗎?”

      他們依偎了許久。紫雨看了看墻上的掛鐘,輕輕說道:“洛慕,我要走了。”說著,她離開洛慕的肩膀,緩緩起身。

      “洛慕,如果有一天我徹底消失,你還會記得我嗎?”紫雨背對洛慕,幽幽地問。

      “紫雨,我不會讓你消失的……”

      “回答我呀。”紫雨聲似嬌嗔,回頭看向洛慕。

      “我……”洛慕愴然,頃刻之后轉為堅定,“會的。”那話語像是穿越時空,來自另一個世界。

      時鐘走到了十二點整,紫雨的身影在一瞬間消失在床前。

      “紫雨——紫雨——”洛慕伸手去抓,可是四周空空的,什么也沒有。

      洛慕淚如雨下,像是永遠失去了什么。在說不清、道不明的時空中,誰又能保證,這不是他們最后一次相見?

      (六)

      洛慕很快出院了,但是,他并沒有立刻投入正常的生活之中。

      他回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泡在圖書館里。他耐心地翻閱書架上每一本關于宇宙時空的書,希望找到時空交錯的只言片語。可是,他看到的每一本書,無一例外,都沒有這種現象的任何描述。洛慕迷茫了,不同的時空真的會存在嗎?如果存在,為什么沒有人在書中記載過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彈指一揮間,時間到了星期五。這天清早,洛慕醒來,看見窗外正下著滂沱大雨。大雨打在欄桿上,發出此起彼伏的噼啪聲,整個校園沉浸在巨大的水霧里。洛慕坐在窗前,看著玻璃上不斷飄下的水滴,怔怔出神。

      他不抱希望地看了一眼手機,卻被屏幕上的一條消息吸引了,那條消息的署名是“紫雨”。迫不及待地點開消息,洛慕看到一行字——“我在活動室等你”。

      洛慕匆匆忙忙地飛奔而去,甚至忘了帶上雨傘。

      漫天的大雨中,猛烈的大風里,洛慕在路上飛奔,很快,他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洛慕在一扇門前停住腳步,看向門里,只見身著黃色襯衫的紫雨站在門口,一臉笑意。他們緊緊擁在一起,過了很久才松開。

      “你冒這么大雨過來,怎么能不帶傘?”紫雨抿嘴。

      “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你。”洛慕笑了,“你是怎么來的?這么大的雨……”

      紫雨猶豫了一下,怯生生地嘆道:“我一醒來,就在這里。”她牽起洛慕的手,語氣中夾著一絲哽咽:“洛慕,我的時空越來越詭異了。我真的害怕,如果有一天,我醒來,發現一個沒有你的世界……”

      洛慕呆呆地看著紫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些誓言早已說了千萬次,但是當真正的時空把他們永久阻隔的時候,他知道,那些話語,將會是多么地蒼白無力。

      他們依偎著,坐在空無一人的活動室里。雨,落在窗前的花叢中,發出無力的聲音。

      “我好餓呀,一個早上沒有吃東西。”紫雨撒嬌似地說。

      “你閉上眼睛,睡一會吧,睡著了,就不餓了。”洛慕似在開玩笑。

      紫雨笑了,但她還是閉上了雙眼,像是相信了洛慕的話。窗外雨聲嘀嗒嘀嗒,像極了催眠曲,紫雨很快進入夢鄉。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四下已見不到洛慕的影子。

      哪去了?

      她走到門邊,只見大雨之中,遠處,一個奔跑的身影逐漸清晰。是洛慕!洛慕手上提了一只盒子,向這里跑來。

      “紫雨,你醒啦。”洛慕興奮地說,“看我給你帶了什么!”說著,他把盒子遞給紫雨。

      “蛋糕!”紫雨驚訝極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是你的生日。”洛慕認真地說,“祝你生日快樂!”

      紫雨臉上泛起幸福的微笑,她笑得很甜蜜,像天上的仙女。

      洛慕忍不住咳嗽了。紫雨面轉憂郁,關切地看著洛慕:“你淋這么大的雨……”

      “沒事,我心甘情愿的。”洛慕尷尬地笑了。

      ……

      誰也不會想到,這是他們最后一次笑著在一起。

      誰也不會想到,這是洛慕最后一次,見到他心目中的那個紫雨。

      一切都太美好了,美好得像一場夢境。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若沒有發現可以走的路,就不要驚醒他。

      誰又能想象,夢醒之后,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

      (七)

      洛慕已經連續好幾個星期沒有見到紫雨了。

      他拼命地尋找她,不斷地給她發消息,但是電波似乎沉入深深的海底,沒有絲毫回音。

      洛慕徹底瘋了,雖然他無聲無息。

      他像是進入了自己的世界,對外界的所有都失去興趣。

      真的見不到她了嗎?洛慕感到萬箭穿心般的痛苦。他不愿意相信,他們的時空,真的失之交臂。

      終于,在一個周末的清晨,洛慕獨自離開了校園。

      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情不自禁地向前走,沿途的風景、過往的行人,在他看來似乎并不存在。他感到自己并不屬于這個時空,周圍的一切,好陌生。

      遠處傳來陣陣鐘聲,隱約間,縹緲的梵音飛進洛慕的耳朵。

      是寺廟嗎?

      洛慕加快了腳步,想一探究竟。

      遠遠看見兩扇破舊的木門,木門大開,上方有一塊牌匾,但匾上的字卻被風化得看不清了。

      洛慕走進寺門,見到一個賣香火的僧人正靜靜地坐在門邊的椅子上,閉目養神。

      門內的景象別有一番天地,一座古樸的大殿出現在眼前,大殿的磚瓦是綠色的,殿前立了幾扇古色古香的屏風。大殿之中,隱約看見三兩個和尚正背對著殿門,念著經文,那聲音平靜、安詳,使洛慕那茫然的心變得恬淡起來。

      洛慕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大殿中的梵音漸漸消失。

      “施主,您在這里駐足許久,足見耐心非常人能及啊。”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和尚出現在洛慕面前,只見他一身袈裟,須發皆白。

      洛慕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

      “我看施主眼中似有無限的疑惑,無妨無妨,你隨我來喝一杯茶吧。”

      說罷,老和尚領著洛慕來到后院的一間茶室中,為洛慕沏了一杯淡茶,隨后拿起笤帚,開始掃地。

      洛慕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老僧掃地的動作。一個恍惚間,老僧連同他手中的笤帚,一齊消失了。洛慕慌忙站了起來,疾步走到剛剛老僧消失的位置,可那里卻空空蕩蕩,什么也沒有。

      “大師——大師——”洛慕激動地喊,他環顧四周,見屋內陳設,并無異常之處。

      一陣爽朗的笑聲從洛慕身后傳來,洛慕連忙轉身,只見老僧正坐在洛慕剛剛坐的位置上,朝他微笑。

      洛慕如獲至寶,跑到老僧面前,興奮地問道:“大師,您是不是,知道時空交錯的秘密?”

      老僧緩緩搖頭,臉上依然掛著笑意:“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這……怎么可能?”洛慕臉上浮現出一絲失望,“那您剛剛怎么在我眼前消失了?”

      老僧笑了笑,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其實我剛剛并沒有消失,你看到我消失了,是因為你心亂了。”

      “心亂了?”

      “是的,心亂。只有心靜,才能心安,才能看出世間一切真相。時間,是飛速流轉的東西。一切皆流,想要在流動的光陰中捕捉時間的殘影,只有自己靜下來。”

      老僧頓了頓,又緩緩說道:“施主,老衲已經看出,你長期被一種東西蠱惑,所以看到的東西,有時候未必是世間的真相,你看到的,只是心相罷了。”

      洛慕聽得不甚明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被什么東西蠱惑了。

      老僧將杯中之茶一飲而盡,又說:“其實,我年輕的時候也曾遇到過一些事情,當時,我以為自己什么都清楚,可是到頭來,不過是蒙在鼓里,不知所以。”老僧面部微微顫抖,好像陷入了無邊的回憶之中。洛慕有強烈的感覺,這位老僧,似乎心中還裝著放不下的事情,并未脫俗。

      洛慕急切地說道:“大師,您說的話,我不太明白。就比如剛才,您明明是在掃地,可是為何我再次看到您的時候,您就坐在了這把椅子上呢?”

      老僧緩緩從椅上站了起來:“剛才,我一直就待在這屋里,聽見你突然大喊大叫,我就把笤帚放下,走到你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這中間,并沒有發生任何事情。”說完,老僧步履蹣跚地走出茶室,留洛慕一個人在屋里發呆。

      (八)

      洛慕陷入了更加深層的迷茫之中。

      最近,洛慕開始變得疑神疑鬼。他總是感覺自己看到了紫雨,但就在他想要跑過去的時候,那個身影卻突然消失了。洛慕越來越有這樣的感覺。

      而且,他還感覺,那個很像紫雨的身影旁邊,似乎出現了另一個熟悉的影子。他一直想不起來是誰。

      不論在餐廳、教室,還是圖書館,洛慕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有時候輕輕一瞥,就看到一個模糊的背影。他盡量克制自己,讓自己不去多想。洛慕堅信,如果紫雨再次出現,是一定會去找他的。

      洛慕一直沒有放棄尋找紫雨的嘗試,他知道希望已經十分渺茫了,但是只要還有一線希望,他就會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他哪里知道,他想見到的,不過是一場無情的悲劇。

      那是一個初夏的傍晚。太陽的光輝一點一點地收斂,下沉,消失在地平線上,天空中的余暉依然閃爍著微弱的光。洛慕又一次來到小溪邊,看著潺潺的流水流向遠方。

      此時,桃花已經謝了,原本滿是紅花的樹上生出茂密的綠葉。小樹林依然浸沒在無邊的靜謐里,有萬古不變的風景。洛慕信步走上那條小徑,其實這里,他已經來了無數次了。

      突然間,洛慕停下了腳步。他聽見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從小路的那一邊飄來。

      洛慕太熟悉這個聲音了,每天他在夢里都會聽到千百次的。可是,他并沒有邁出腳步。

      小路的盡頭傳來了另外一個聲音,那是一個男生,很爽朗、很陽光的聲音。

      洛慕最終還是沖了過去,小路的盡頭,花壇邊,有兩張熟悉的面孔——向陽,和紫雨。

      他們看上去多么親密。

      紫雨躺在向陽懷里笑著,笑得很開心,向陽臉上也滿是笑意,他看著紫雨,把她摟在懷里。

      要是沒有洛慕的出現,這一幕是那么唯美,唯美到讓人不愿意打擾。

      洛慕感到一陣鉆心的疼痛,那疼痛有如鞭子,深深地抽打在他的心上,卻發不出一點聲音。他感覺一切的具象意義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大腦一片空白,頃刻間失去了思維的能力,只得呆呆地站立在原地,像是一個凍僵的人。

      紫雨像是有一種特別的直覺,她轉過身來,用一種天真的目光看向身后的洛慕,仿佛她還是個少不經事的孩子。此時的紫雨,就像一張純潔的白紙,讓每一個看到的人覺得楚楚可憐,除了,洛慕。

      洛慕終于回過神來,他沖到了向陽和紫雨面前。他用冰冷的語氣說道:“你在做什么?”

      向陽扭過頭,刻意回避著洛慕的目光。紫雨抬起頭,面無表情。

      她笑了,仿佛是策劃許久的計謀得逞,笑容浮現在紫雨的臉上:“洛慕,既然被你發現了,索性就攤開講吧。我不過是和你玩玩,你居然真的相信了。”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洛慕強忍淚水,死死盯著紫雨的眼睛。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紫雨的語氣絲毫不像在說笑。

      “不可能,我不信。”洛慕搖頭,“你一定有事瞞著我,是不是時空又出現了問題?紫雨,你告訴我。不論發生什么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我說過,如果你在七天中只出現一天,我就用剩下六天準備與你相見……”

      “夠了,別犯傻了!”紫雨輕蔑地笑了笑,“我實話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時空交錯!你可真是好騙,我說什么,你就相信了。你看,你變得多聽話呀。我告訴你我只會在星期四出現,你真的只在星期四才會找我。你相不相信,我對其他六個人也是這樣說的?”

      洛慕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洛慕,也就只有你會相信這樣荒唐可笑的東西了。你是不是太理想了,是不是根本還是個無知的孩子?我套路你,隨便編一些話來哄你,你就越陷越深,最后連世界觀都改變了不是嗎?別再一片癡心了,做個正常的人不好嗎?”

      “所以,你把我刷得團團轉,自己卻和其他男生在一起花前月下?”淚水順著洛慕的臉頰流了下來。

      “沒錯!既然你都發現了,夢也該醒了。我就和你明說吧,我已經不想和你在一起了。”紫雨轉過身去,背對著洛慕,冷冷地說。

      “為什么——為什么——”洛慕反復地念著。他不相信,但是眼前之景容不得他不相信。

      終于,洛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他抬手擦擦臉上的淚痕,用盡全身力氣喊道:“我會在你的世界里消失!”說完轉身,飛奔,消失在這條林間小徑的盡頭。

      ……

      “他不會再回來了。”紫雨幽幽地自言自語。

      (九)

      洛慕坐在山邊的工地上,將臉頰深深埋進手臂的懷抱,發出陣陣嗚咽。

      這里是學校里唯一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它遠離喧囂的人群,也遠離幽靜的小溪,唯一與之相伴的,是推土機的轟鳴和塔吊那天空中飄飄忽忽、投在地上的剪影。如果說小溪那邊的風景是靜謐的,那這里的景致就可以說是荒蕪乃至凄厲了。它沒有綠樹,沒有鮮花,也沒有流水,只有黃土、機車和噪聲。

      洛慕哭得十分肆意,不論他如何哭,也不會有人發現。朋友們都找不到他,他也拒絕與任何人聯系。他只會每天午夜,悄悄地溜進寢室之中,趁著室友熟睡之際偷偷洗漱。每天中午和傍晚,洛慕來到宿舍的樓下,拿起送達的外賣飛奔而去,躲在工地上默默地吃。他不敢在人群中停留,因為他不想面對同學們的目光,尤其是向陽和紫雨。

      洛慕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可笑了。一位是他最好的兄弟,一位是他最愛的人,兩個人雙雙背叛了他,將他耍得團團轉。也許她從一開始就沒有愛過自己吧?洛慕這樣想著,他閉上雙眼,久久不愿睜開。

      ……

      就這樣,時間過去了一個月。天氣漸漸暖了起來,此時正是城市公園人氣很旺的時候。

      一個陰涼干燥的清晨,洛慕趁著寧靜的校園尚未醒來,偷偷背起行囊離開了寢室。他沒有驚動任何人,向那個“開滿鮮花的公園”走去。既然已經沒有了幻想,那這個世界上應該還有東西是值得懷念的吧。洛慕自己也不知道他為何要去那個公園,作為和紫雨曾經的約定,那個公園似乎充滿了魔力。他和紫雨陰差陽錯,因為之后發生的種種事情,將當初的約定拋到了九霄云外。當初的約定,難道注定是無法履行的約定嗎?

      “我去了公園,算是了結了一樁心愿吧。”洛慕想。

      他來到了那個曾經向往的公園。這里的大多數鮮花已經凋謝了,在一望無際的綠色草坪中,大大小小的帳篷星羅棋布。這里是城市居民前來度假的勝地。幾個三四歲的小孩子正在草地上奔跑嬉戲,他們天真爛漫、無憂無慮,仿佛還不知道這個世上有一個叫傷心東西。有人在草地上踢著足球,還有人在風中吹起了竹笛,曲調是那首熟悉的《畫心》。

      “一陣風,一場夢,愛如生命般莫測,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蠱惑?你的輪廓在黑夜之中淹沒,看桃花開出怎樣的結果。看著你抱著我,目光似月色寂寞,就讓你在別人懷里快樂……”

      歌聲來自于竹笛不同的方向,飄飄悠悠,與笛聲相得益彰,仿佛兩個永遠不可能相見的人心靈相通,憑借相通的心意合奏出這樣一首歌曲。

      洛慕站起身,看向歌聲傳來的方向。他覺得這個聲音太熟悉了,千百次在他的夢里回響。

      身后的樹下,站著一個讓他無法面對的人——紫雨。

      紫雨身著粉色長裙,眼眶略紅,倚在身后的樹上,像是一個鄰家小姑娘一般,讓人愛慕又心疼。

      洛慕的臉上沒有憤怒的表情,似乎一切的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他緩緩走向紫雨所在的地方,低下頭,用一種憂傷的目光看著眼前這個他不能忘記的人。四目相對,他們都沒有說一句話。

      “為什么?”洛慕終于開口了,聲音顫抖,好像一個飽經滄桑的人,滿懷凄涼之意,“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哪怕一瞬間……”

      “沒有……”紫雨低下頭,不去正視洛慕的目光。

      “為什么?”洛慕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紫雨沒有說話,她轉過身去。就在她轉身的一瞬間,洛慕看到她的粉色長裙上掉下一個黑色玻璃瓶。

      紫雨連忙伸手想要去檢,可是洛慕反應更快,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一把抓起那個詭異的黑色小瓶,牢牢握在手里不放。

      紫雨的臉上浮現出了驚慌的神情。

      洛慕緩緩將玻璃瓶拿到眼前,見到瓶子上面有三個顯眼的字母——“LSD”。

      洛慕的臉上多了一絲怒意,神情好像幡然醒悟,又痛徹心扉,“怪不得,我會看見你消失在我面前。曾經以為,那種感覺多么真實,沒想到,竟然都是虛幻的妄想。”

      眼淚不爭氣地從洛慕的臉上流了下來,這是他第一次在紫雨面前流淚。

      曾經以為的眼見為實,原來都不是真的。那些曾經真實又夢幻的畫面,那些曾經的點點滴滴,誰又知道哪些是真,哪些又是假呢?

      洛慕懷疑自己根本沒有過一場這樣的相遇,那些跌宕起伏的記憶,不過一場大夢。

      現在夢醒了,這個世界上也只剩寂寥了。

      紫雨也是一場夢嗎?

      “洛慕,……”

      洛慕轉身離去,沒有回頭。

      他已經不敢再相信了。

      (十)

      夜晚的星星像天空的眼睛,一閃一閃地照耀著燈火通明的大地。也只有在低緯度的天上,才能看到那早已消失的星空吧。銀河邊,天鷹座和天琴座隔岸相望,兩個永遠沒有交集的星——牽牛星和織女星就這樣掛在河岸邊,像是人間的癡男怨女,苦苦等待心上的良人,卻讓等待變成永不兌現的約定。人間的故事總是那么柔腸百轉,可是天上的星星卻有亙古不變的幽情。那些動人的故事不過是凡人的附會而已吧?天若有情天亦老,星座用它廣袤又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大地上發生的悲歡離合、愛恨糾纏。

      洛慕坐在山邊的小路上,怔怔出神。那條小路就藏在宿舍樓一旁那荒蕪的草叢里,可以看到過往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卻從未被人注意過。也許荒蕪就是世界的法則,它們不會要求貧瘠的土壤開出絢麗的花朵,沒有人注意的地方卻遍覽時間所有的喧囂與寂靜。

      “喂,在干嘛呢?”洛慕被背后的一個男聲嚇了一跳,站起身回頭看去,只見一個人影從山邊走了過來,那情景酷似恐怖片中的鬧鬼場面。

      人影走到近前,洛慕才看清,那是他曾經最好的兄弟——向陽。

      向陽面帶微笑,溫和的看著面前的洛慕,似乎一切都還沒有發生,從來沒有什么事情可以破壞他們的情義。

      洛慕微微笑了,他并沒有憤怒的情緒,那種微笑更像是自嘲,嘲笑自己的愚蠢和無知。他把目光從向陽身上移開,仰望頭頂的天空,重新坐在了草叢里。

      “別傷心了,洛慕。”向陽語氣中充滿安慰,像一個感同身受的人。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傷心是我的事,與她無關,也與你無關。”洛慕冷冷地說道。

      “你相信紫雨正在時空的某個地方,等你嗎?”向陽的情緒沒有任何波動,像是沒有聽到洛慕的話。

      “夠了,向陽。你們認為騙我騙得還不夠嗎?我是那么傻的人嗎?知道自己被騙還相信這一套愚蠢的說辭,恐怕傻子也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吧?”洛慕面色冰冷,忽的起身向宿舍樓走去。

      只聽見向陽在后面大喊道:“我說的是真的。”

      洛慕停下腳步,呆呆地站在原地,遲疑了。

      向陽跑過來擋在洛慕身前,眉宇間充滿前所未有的認真。

      “你要是認為我已經不是你的好兄弟,那你可以選擇不信。但是,有些話我是必須要說的,不說出來,我良心不安。她為了你付出這么多,你難道看不見嗎?”

      洛慕怔住了,他不知道向陽的話是什么意思,但還是耐心地等他說下去。

      向陽頓了頓,繼續說道:“你想想就可以明白問題的關鍵,時空是一個多么復雜的秘密,讓人知道了會是什么后果?如果她不這么做,待她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之后,你又將如何?必定是千方百計前去尋找她。你不知道這樣做的后果,但是她很清楚,她故意不告訴你,讓我陪她演一出戲,只是為了騙過你!”

      洛慕瞪大了眼睛,嘴角微微顫抖。

      向陽拍了拍洛慕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洛慕,我告訴你這些只是為了讓我自己心安。其實這些話說出口已經違背了我對紫雨的承諾,但是我不想看著你繼續受著那種被欺騙的折磨了。洛慕,答應我,一個人好好地恢復正常生活,不要去想她了,好嗎?”

      洛慕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眼圈已經通紅,那模樣像極了做錯事的孩子。

      他擦擦眼淚,用力深呼吸了幾口,努力平靜卻不能自持。洛慕開口了:“向陽,謝謝你告訴我。原本以為,一切都是虛妄的,我一直在自己做夢。現在我知道了,原來,我才是她的一場可望不可及的幻夢啊。”

      洛慕抓住向陽的手臂,輕輕地問道:“告訴我,她在哪里?”

      向陽搖了搖頭,眼神中滿是無可奈何:“我不知道……”

      洛慕抱頭痛哭起來。

      ……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