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rnxh"></address>

    <address id="brnxh"></address>
    <sub id="brnxh"></sub>

      <sub id="brnxh"></sub>

      <address id="brnxh"></address>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奇跡

      時間:2020-01-28    來源:www.huaixiaoblog.com    作者:寶塔山人  閱讀:

      在過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國人創造了許多人間奇跡,令國人自豪。但其中有些“奇跡”令“改革”者陶醉,令官方自豪,令既得利益者得意,令世界驚嘆,令底層百姓們嗟嘆。在這些“奇跡”中,尤以國人的抗毒侵能力令世人嘆服。

      話說有位中國動物學家去非洲某地的原始森林考察研究動物的生存繁衍情況。有一天,他在當地向導的帶領下來到一個茂密的原始森林。在入林前,向導告訴他森林里的毒蛇、猛獸很多,一旦被毒蛇咬了,人必死無疑;一旦遇到猛獸,人很難逃脫其魔掌與利齒。這位動物學家對向導的話半信半疑,但他還是執意要進入森林。無奈之余,向導只好帶其入林。

      入林后的第一天,這位動物學家在向導的帶領下,見到了許多只在書籍、資料中見過的珍奇動物。這令他很是滿意。傍晚時分,他覺得有些勞累,便提議就地在森林里找個地方支起帳篷,吃了點干糧,便鉆進隨身帶的睡袋里入睡了。

      由于森林里的濕氣重,時至后半夜,氣溫驟降,動物學家感覺有點冷。當他準備起來再拿件東西蓋在自己身上時,感覺睡袋里有些不對勁兒,好像有個軟綿綿的東西盤臥在自己的肚子上。當他伸手去摸那東西時,他突覺有根刺把他的手背扎了一下。他趕快將手從睡袋里抽出,打開手電筒一照,發現手背上有兩個眼,并在流血。此時,肚子上面盤著的軟綿綿的東西正在緩緩地蠕動。憑感覺,他意識到肚子上盤臥的是一條蛇,他的手是被蛇咬了。為了不驚動那蛇,他輕輕地用手戳了戳睡在旁邊的向導,沒說一句話。向導被戳醒后,睡眼迷離,不知發生了何事。在手電光下,他看到動物學家表情奇異,便感覺肯定是出事了。動物學家見向導做起來了,便一聲不吭,只是用手指了指他的肚子。向導順著動物學家所指的位置看去,發現他的肚子上有個東西把睡袋撐得鼓鼓地凸起。憑經驗,他肯定里面一定是一條大蛇,而且一定是非洲森林眼鏡蛇。不論是人還是其他動物,只要被這種蛇咬了,那是必死無疑了。

      看到這一情景,向導認為動物學家正面臨者死亡。望著驚恐的動物學家,向導感到很是愧疚,覺得這是他的失職所造成的。起初,向導看到那大蛇在動物學家的肚子上還在慢慢地蠕動,可是過了一會兒后,里面沒了動靜。動物學家也感覺不到肚子上的東西在動了,只感覺到肚子上的東西沉沉地壓在他的肚子。此時,向導用刀將睡袋的另一頭割了一個洞,右手上戴了一只長袖的厚實的皮手套,然后將手緩緩地伸進了睡袋,一把將蛇抓住,猛勁兒一扯,就將蛇給-拉出了睡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這條蛇大約有一米多長,比正常的搟面杖還要粗。當向導看到躺在地上的大蛇一動不動時,他扶下身子,定睛仔細一看,蛇已經死了。向導對此感到非常詫異,他那一摔也不至于將蛇摔死啊!再看仍然躺在睡袋里的動物學家,他似乎一切正常,一點也不像被蛇咬了的樣子。向導幫著動物學家從睡袋里出來,拉過他那只被蛇咬傷的手,傷口處只是有點發紅,也沒有腫起來的癥狀,對此他百思不得其解,臉上呈現出迷惑的表情,但他還是不放心。他想趕快將動物學家送往醫院,可是夜里要走出森林談何容易。于是他只給動物學家的傷口上涂抹了點自帶的療傷消炎藥,然后告訴動物學家待到天亮了再去醫院。

      haiyawenxue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向導就叫醒了動物學家,準備帶他去醫院。待動物學家起來后,向導又將他的手拉過來看了看,令他驚訝的是動物學家手上的傷口基本恢復正常,只有被蛇咬時留下的兩個牙眼兒。他問動物學家的感覺怎樣,動物學家回答說他感覺沒什么不正常的,沒有不適的感覺。盡管如此,向導還是堅持要動物學家去醫院,可是動物學家堅決不肯,執意要繼續進山。看著動物學家的態度堅決,向導無奈,也只好帶著動物學家繼續向森林深處前進。在出發時,動物學家吩咐向導帶著那條死了的蛇,他要將其作為標本。

      離開宿營地,動物學家在向導的引領下,一路跋山涉水,穿越密林,見到了許多罕見的珍稀動物。就這樣,他們一路前行,在第五天的傍晚走出原始森林,來到一片廣闊的草原。

      站在草原的高處,眼前的美景令動物學家陶醉。草原遼闊,一望無際,落日的余暉灑落在草原之上。一條河流由北向南而流,河水清澈,水流浩浩湯湯,水霧浩渺,道道晚霞照射在水面上,折射出粼粼避光。不時有大象和斑馬來到河邊飲水。陣風吹過,草原上泛起滾滾波浪,那是原上的草波。據向導講,這塊草原是一個天然的動物園,但是這里也是個危險之地,因為在這里可見到各種兇險的動物。盡管此處危險,但動物學家為了便于觀察各種動物,還是堅持就在此處扎營過夜。

      在夜幕降臨前,他們搭起了帳篷。然后,二人坐在帳篷前邊吃干糧,邊欣賞著草原的美景。就這樣,動物學家與向導一直聊到了深夜,然后二人鉆進帳篷倒頭就睡了。

      當動物學家睡得正香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扯拽他的睡袋。他掙扎著睜開眼睛,打開手電筒,發現眼前有四只燈泡一般的亮物。見狀,他大喊一聲,可是那亮物并沒有離開,還在繼續扯拽他的睡袋。睡在身旁的向導聽到喊聲,也坐了起來。向導仍然睡意朦朧,他揉了揉眼睛,看到眼前是兩只非洲野狗正呲牙裂嘴地撕咬動物學家的雙腿。待向導拿著一把刀站起來時,動物學家的半個身子已經被野狗拉出了帳篷。動物學家被撕咬的雙腿流血,驚慌失措,慘叫不絕。正在向導想辦法與野狗搏斗時,兩只野狗相繼倒地,抽搐了一會兒,便不動了。動物學家總算有驚無險,雖然腿被野狗咬傷,但命還是保住了。向導給動物學家上了藥,包扎好傷口,然后好奇地來到那兩只躺在地上的野狗跟前,翻看著死去的野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野狗怎么會好端端地死了掉呢?向導的臉上顯露出驚異的表情。

      由于動物學家受傷,不便繼續考察。向導建議動物學家回去養傷,待傷好后再來。動物學家也只好同意向導的意見,于是他們動身回去。離開營地時,向導將兩只死了的野狗背著回家。

      到家后,向導將動物學家送到醫院療傷。臨走時,向導讓族人把兩只野狗收拾一下,準備吃手抓狗肉。燉狗肉前是要將狗肉在涼水里泡一夜,然后做出來才好吃。第二天中午,向導家族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吃起了野狗肉。正當人們高興地吃著野狗肉時,有人感覺頭暈,有人感覺惡心,有人想拉肚子。凡吃了野狗肉的人都感覺不對勁兒了。他們都被送往附近的醫院接受檢查治療。

      經過檢查和化驗,這些人的癥狀都是野狗肉中毒而至。又經過醫院的化驗、分析,這些人所中毒的成分很復雜,其中有農藥殘留成分,也有激素,還有其他一些毒素。這些化驗分析結果與對動物學家的血液化驗和對比分析結果完全吻合。最后,醫院做出結論——動物學家體內殘存著大量的有毒成分,足以毒死毒蛇、野獸,甚至足以致人死亡。

      當動物學家得知這個結果后,他非常慶幸自己生活在中國。他也非常感激國人種植出的含有毒素的糧食、蔬菜,非常感激那些廠家為人們生產了那么多的有毒食品。如果不是這些有毒食品改變了他的生理結構,不是這些食品提高了他的抗毒侵能力,如果不是他體內的這些毒素,那么他早就被毒蛇咬死,被野狗吃掉了。

      最后,待動物學家完成考察任務回國后一踏上祖國的土地,他“噗通”的一聲跪倒在地上,捧起一把泥土,深深地親吻著手中的泥土。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